河南省郑州新密市香山村 美丽乡村藏了什么

村支书张建军冒充纪检干部,副支书齐遂兰用死人的身份冒领低保,平陌镇镇政府信访办核实过之后在党员大会上答复竟然没有问题,会后村支书要求参加会议的人出去不许对外乱说,告也没有用。

新密市香山村是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居住过的地方,充满着浓厚的文化底蕴,是一个诗情画意的地方,上级政府更是力心于把这个乡村打造成美丽乡村。可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藏着腐败的村官。让千年流传的自然美景,画上了历史上漆黑的一笔,让曾经多少年来安居乐业的村民堵了心。香山村几十年来就没有一家企业,是贫困的一个山村,就是这样一个贫困的山村,村支书张建军,副支书齐遂兰,两人竟然贪污上千万。把国家投入的扶贫资金毁于一旦,误了国家对乡村的建设,误了村民对家乡的期望,村民们都失望地说,这帮村干部把美丽乡村项目搞得像战争过后炮轰过一样,太让人寒心了。

2017年,郑州市规划建设新密市香山村美丽乡村项目,截止目前2019年。上级政府拨款财政资金数千万。美丽乡村现在被建成到处残垣断壁,建筑垃圾到处可见。好好的房子为什么要扒了呢?是村干部要虚报平方套取国家资金。国家拨款让建设美丽乡村,难道是让扒房子吗?

修建了一个七七年就存在的水坑,就在水坑外加固了水泥面儿,用砖铺了一个几百平方的广场。修建了一个文化戏台,全村人都去不到的县界边上。能看得到的工程也就这么多了。

国家拨的上千万的财政款修建美丽乡村,导致国家扶贫款项惨重流失,钱去哪儿了呢?就这样明目张胆的问题,就这样明显的现象。被举报后,本是纪检案件,竟被平陌镇综治信访办审查后,竟然没有问题。更严重的是被举报后,被举报的村干部张建军竟然公然的用政府座机冒充纪委干部给委托人打电话,问是谁举报的。在国家反腐打黑形势这么严峻的情况下,这位张支书哪来这么大的胆子呢?

副支书齐遂兰与张建军男女关系特殊,张建军经常在齐遂兰家过夜,拼着这样的特殊关系,副支书齐遂兰有了更大的权力,胆大妄为地操纵着套取国家资金:

第一.副支书齐遂兰自己家就一个130多平方的土洞加石头盖的老宅,一平方按农村补偿最高标准620元一平方,也就是8万多元,而他自己虚报几百平方,套取了近百万元。钱一到账,他马上给他孩子买了一辆价值几十万元的车。声明:(前期测量工作是齐遂兰本人,具体负责上报)她男人15年前已下岗,有病在家闲置,两个孩子,一个给超市送货,一个月工资2000多元,另一个孩子开网吧,不盈利状态。她靠贪污,套取国家资金,拥有六套房产,三辆豪车。

第二:齐遂兰的亲大姐齐聪家实际90多平方房子,虚报上百平方,套取了30多万元,而且钱已经发放到手,房子目前为止仍然在居住,根本没有拆。

第三:村委委员何喜凤和齐遂兰关系很好好,何喜凤家有两层楼200平方,实际应该领取12万多元,而他给何喜凤虚报了几百平方,让何喜凤冒领了200多万元,而且还是拆了一半,留了一半,可谓胆大包天。

第四:香山村七组组长景让和齐遂兰关系很好,房子没有拆,目前仍然在居住,补偿款已经冒领到手。

第五:香山村七组村民韩进良是香山村村医和其私人关系很好,房子仍然在居住补偿款已经冒领到手。

第六:香山村五组苏存女士已经死了三年,齐遂兰仍然用她的身份冒领国家低保。(第一次被举报后,出去对人说不就是占了点儿便宜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有人告状不是也没有用嘛?)

第七:美丽乡村项目宗旨是打造乡村宜美宜居,让村民有一个更加美好的居住环境,而在利益熏心下张建军齐遂兰严重违背上级精神,鼓动,威胁,通过扒房虚报骗取国家资金,把美丽乡村搞得像鬼子进村了一样,把群众的房子扒了100多处,有关系的补偿款已经领到,房子也没有拆。关系一般的拆一半留一半,没有关系的房子被拆了,补偿钱仍然也不给。

第八:香山村低保户家庭低保资金,齐遂兰要拿走一半儿,他威胁村民说,如果敢透露出去就取消低保资格。

第九:通过袁庄扶贫房安置期间,谁要是购买扶贫房,她要从买房人手里索要5000到1万元的好处费,不然就没有资格购买扶贫房。

第十:张建军,齐遂兰虚报村里退耕还林土地亩数冒领国家农业补贴款。仅此一项,多年来骗取国家农业补偿款数十年。

第十一:香山村被评为生态林,国家拨付千万。林业款项立有石碑,后来他们找人把石碑砸了,他们就栽了少量树木,把自然生长的林地指给国家,骗取国家近千万林业补偿款。

第十二:国家拨付水利款项数百万。到现在为止。水利工程也没有完善,自来水管到目前好几年了也没有通过。

第十三:香山村在平陌镇的扶贫安置房,上级政府补偿每套房是4万元。给购房村民开票也是4万。但是给每家每户只抵了3万元。全村买了上百套房。二人贪污多少钱?

仅一个美丽乡村项目,张建军齐遂兰通过贪污,套取,通过建筑公司走账形式等违法形式,贪污数千万。七七年修建的有一个水坑,这一次他们把水坑外造了一个水泥面,加了一个护栏,用砖铺了一个广场,都算在了美丽乡村的项目当中。把十年前村里已经承包给杨发亮后期自己修建的香山庙也造账说是美丽乡村的项目。香山村四组有两栋楼房是一个开发商盖的,他也说是美丽乡村的。建了一个文化戏台,在香山后山与登封交界的地界上,全村人都走不到的地方,不知道给谁看。他们通过给自己家虚报和亲戚,朋友,愿意给他回扣的人,虚报,拿回扣,指鹿为马,骗取,套取国家资金。

这么多的问题,这么多明显的贪腐问题。被举报后平陌镇镇政府,经过到香山村通过召开村委会会议,审查后竟然回复没问题,而且被举报后,村民害怕被打击报复所以委托一位委托人把材料转交给纪委。接到第一个电话的不是新密市纪委,不是平陌镇政府,而是被举报人张建军冒充纪委干部,打探是谁举报他的?意于打击报复!

香山村是一个贫困的山村,自建国以来就没有一家企业。张建军齐遂兰上台以后正逢国家对农村扶贫力度比较大。张建军齐遂兰狼狈为奸,各自发挥所能,尽最大所能,贪污,套取扶贫资金。上级政府十几年来拨付给香山村的各类款项有好几千万。到目前为止,村里面貌改变也不大反而更加破败不堪。村民经济仍然贫困,村里建设仍然不见。若是国家历年来扶贫资金,真正用在了实地,香山村早已经是一个美丽乡村了。就是张建军齐遂兰这样人神共愤的村干部。误了国家对乡村的发展,苦了全村的村民。张建军齐遂兰,曾多次在村民会议上说,现在告状也没有用,谁要是告状?可能就会把谁抓起来,让他在村里不好过。像这样严重败坏党和国家形象的村干部,请上级政府能够予以关注,严查败类。还村民一个清风正气。坚决拥护党中央习总书记提出的反腐打黑的重要国策。